放荡女纯肉辣文
导航: 荷都网 » 情感故事 » 放荡女纯肉辣文 » 四个师兄一起要我 女扮男装文NP进入皇子书院

四个师兄一起要我 女扮男装文NP进入皇子书院

作者:有故事的人 / 时间:2020-06-29 / 我要评论

半晌,才听到他用着无比克制和沙哑的口吻,问道:“冷水放好了吗?” 慕晚安耳膜一颤,呼吸依旧不怎么平稳。 “放……了……”想到刚才的失控,她的

四个师兄一起要我 女扮男装文NP进入皇子书院 放荡女纯肉辣文 第1张

半晌,才听到他用着无比克制和沙哑的口吻,问道:“冷水放好了吗?”

慕晚安耳膜一颤,呼吸依旧不怎么平稳。

“放……了……”想到刚才的失控,她的声音细不可闻。

她的声音如同蚊子叫,就仿佛只要他再霸道一些,她就不会反抗一般,这样的诱惑太让人难以抗拒。

男人又是深吸了一口气,在紧紧地抱了她一下之后,猛然抽身,脚步匆匆地走向浴室。

“啪——”生怕控制不住,男人迅速地关上了门。

而门外,慕晚安看着紧闭的浴室,眸光怔怔,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,心口的热度仿佛要淹没一切。

“踏——”的一下,几乎是下一秒,她整个人都顺着门板瘫软在了地上。

闭上眼,深呼吸了数次,她才缓缓起身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。

抬起眸,对上镜子里的自己,她一怔。

镜子里,女人媚眼如丝,面若桃红,唇瓣微肿,连带着锁骨处,也隐约有些痕迹,一眼望去,便知道刚才她经历了什么。

她的心猛地一抖,仓促地别开了脸。

……

浴室里的水声依旧没有停。

她坐在床边,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。

平板就在旁边充电,而手里攥着手机。

她并不是个很喜欢玩手机,甚至,手机里没有几个玩乐的软件,她无聊地刷起了微博。

她的微博名就是原始的一串数字,里面唯有的几个粉丝也都是僵尸粉。

最近娱乐新闻不少,她随处看了看,在看到头条上有关于王家的新闻之后,猛然一顿。

许烁和王思怡恩爱的照片占了全屏,她怔怔,不知道为什么,透过屏幕看着许烁那张脸,她竟然感觉到了一丝陌生。

甚至,她忽然想起,她已经有许久没有想起她这个前夫。

到底心头依旧有点点酸涩,她没有点击进去,而是掠过了那条头条,去看了其他新闻。

将微博逛了一圈,见浴室里的水声已然停下,宋秉爵还没有出来,她犹豫了片刻,生怕会出什么问题,还是走了过去,敲了敲门。

“宋……秉爵?”她站在浴室外询问。

浴室里的人没有回应,她的心一紧,又敲了敲:“你没事吧?”

话音刚落,便听到男人在里面轻轻急促的闷哼声。

意识到里面发生了什么,慕晚安猛然一顿,脸通红,刚要急促地转身,听到男人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——

“晚安?”

他的声音潺潺。

慕晚安的脚步一顿,脸微红,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,连带着自己声音也跟着变得微弱:“嗯?”

“我刚才进来……忘记拿替换的衣物……”宋秉爵的声音沙哑。

那一瞬,慕晚安的脸顿然烧了起来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脑子里竟然拂过男人浑身裸体的模样……

她猛然间捂住了鼻子,闭上了眼睛。

污。

她什么时候那么污了?

替换的衣物?

要替换的衣物……她……也没有啊。

“可是,我……”

“衣物都在行李箱里,密码我告诉你,你到我房间去拿。我会打电话让服务员帮你开门。”宋秉爵开口。

“好。”闻言,慕晚安点头,便没多想,出了房间去了隔壁。

服务员很快就帮忙开了门,慕晚安走了进去。

酒店房间的规格是统一的,慕晚安不算陌生,一进去便看到男人的行李箱被放置在电视柜的旁边。

按照宋秉爵说的密码打开了行李箱,慕晚安从里面找出了一套睡袍,等看到专门放内衣裤的收纳袋之后,猛然一顿。

换洗的衣物,除了睡衣,还能有什么……

不就只有内裤了吗?

耳朵通红,几乎是足足犹豫了好几分钟,她才猛然闭上了眼睛,从收纳袋里抽出了一条,和睡袍塞在了一起,急匆匆地离开宋秉爵的房间。

结果,还未等她走进自己的房间,韩秘书的声音便从身后响起。

“慕小姐。”

韩秘书走了过来。

慕晚安脚步一滞,想到手里的东西,仓促地挪到了身后。

她笑容勉强:“韩秘书?”

“有什么事吗?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,她的气息不稳。

见她面上通红,韩修一顿,微微蹙眉:“慕小姐,你没事吧?脸那么红?”

“我没事。”她的脸更红了几分,抓着衣服的手紧了紧:“就是刚洗完澡,有点热,所以出来走走。”

闻言,韩修不置可否,随即说道:“刚才德伦公司来电,定了下一次约见的时间和地点,我想和你确定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慕晚安语速飞快。

等确定好了行程送走韩修之后,慕晚安松了一口气,飞快地走进自己的房间,“啪——”的一下,将门锁上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竟然感觉仿佛自己做贼心虚。

平复了一下情绪,抱着睡衣,她去敲了敲浴室的门,尽量用着平静的语气,说道:“衣服拿来了。”

语落,浴室的门锁打开,开启了一条缝。

慕晚安急促地将衣服塞了进去。

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急切,男人一顿,竟没有立马结果,似乎是能够想象到门另一面,女人面红耳赤的画面,面上勾起一丝笑意。

拿着衣服的手有些僵,见他迟迟不解,慕晚安有些急了:“宋秉爵?”

“没事。”男人收回笑意,从门缝露出的小手上接过睡袍,等看到里面包裹的内裤,闷声了一声。

慕晚安听到笑声,不明所以:“怎么了?”

“原来你喜欢这样的。”打开睡袍,里面一条黑色的紧身子弹内裤赫然出现在那里,男人带着笑意,轻声调侃。

慕晚安的脸一红,隐约知道他在笑什么,连忙收回了手,解释道:“我是随便拿的。”

说完,直接从门外将浴室的门锁上,逃离到了床边。

男人不置可否。

……

浴室里,彻底没了动静。

等了五分钟,门才打开,男人才从浴室里出来。

浴室里的雾气渐散,男人仿佛是从幻境里走出。

他的身形颀长,敞开的领口露着锁骨,透着性感,无处不散发着诱惑。

慕晚安目不斜视,心里却心慌意乱。

她看着床头柜上的钟,一本正经道:“时候不早了,宋总你也回去睡吧,我……我也得睡了。”

她努力克制,但想到刚才两个人相拥而吻的画面,脸还是克制不住地红。

有些东西,在不经意间,已经不可控地踩线了。

“好。”她的唇依旧红润,仿佛待人撷取的桃花。

想到刚才的触碰,男人笑,知道她也是有脾气的,也就没有刻意再去逗她,而是说道:“晚安。”

慕晚安点头,这一次,才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开口:“晚安。”

相互道了晚安,宋秉爵也没有了逗留下去的理由,只好离开。

直到门再一次锁上,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,慕晚安才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。

拍了拍自己涨红的脸,她努力地将刚才的画面抛开。

刚才的一切是意外。

如果不是宋秉爵被下了药,他们也不可能……

她轻轻地咬唇,足足在原处站了片刻,才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。

在床上翻来覆去,足足过了12点,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下。

中途,她被尿憋醒,匆匆忙忙地下了床,去上厕所。

等冲完水,她准备洗手回床上的时候,忽然,眼角勾到了一抹了不得的黑色。

原本迷糊的思绪在那一霎那回归,她猛然瞪大了眼睛,等看到一旁挂着她洗完澡忘记收回的黑色蕾丝内裤,她如被雷劈了一般,定在了原地……

刚刚。

就在刚刚,宋秉爵就在这个有着她内裤的浴室里……

脑海里几乎是克制不住地拂过这个画面,她闭眸,浑身通体涨红,果断的,有了想死的欲望……

所以,他刚才说的那句“原来你喜欢这样的”……是怎么样的?

想死,她从来没有那么丢脸过。

……

而这一头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宋秉爵看到手机无数个未接来电,眉尖微微一挑。

将号码拉进了黑名单之后,他心情愉悦地躺回了床上。

一整夜,好梦好眠。

……

而老宅,在得知宋秉爵已经离开,在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未被接听之后,宋镇国砸坏了两个座机。

静候在一侧的佣人噤语,连忙收拾残局。

一旁,陈欣娆目光含泪,隐忍着点点的委屈,低声地劝说:“伯父,你别气了……都怪我,是我不够好,才留不住姐夫的,他难得回来,就被那个女人一通电话就叫回去了……”

“可是,伯父,如果那个女人很好,也就算了,我认输,可是,那女人明明离过婚,姐夫为什么那么喜欢她……我哪一点比不上他的……”

说着,她的眼泪一颗颗落了下来。

垂眸间,掩饰住了眸底的精光。

一听这话,宋镇国原本就未平息的怒火更是滔滔燃烧:“混账!”

语落,他一顿,在看到陈欣娆已然委屈的泪流满面之后,愤愤道:“欣娆,你放心,有我在,那个女人别想和秉爵在一起!”
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沦为丝袜性奴的老师 老师和班长成了我的性奴

  • 七个师兄一起上我肉 师兄们的精华

  • 师傅师兄一前一后 师兄你的好大我快到了